旧网站入口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省会新闻

健康的心态是防控疫情的“心理口罩”

2020/3/8 11:31:44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 省会新闻

 

 疫情当前,身体需要治疗,心理更需要抚慰。在抗击疫情的紧要关头,山西省红十字会依托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精神卫生科(心理卫生中心)成立山西省红十字心理救援志愿服务队,开通24小时不间断免费心理援助热线,7位山西省心理卫生协会工作人员共同坚守热线,面向我省群众,尤其是医务人员及其家属,提供与本次疫情相关的心理健康援助和咨询工作。


     3月6日上午,山西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郑红一行来到山医大一院,看望投入抗击疫情工作的心理抚慰师。山医大一院党委书记刘春、副院长徐勇陪同看望。

 

 

 

 郑红向守护人民心理健康的医务人员介绍了自疫情发生以来省红十字会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及捐赠款物接收使用情况,对山医大一院党委重视支持精神卫生科(心理卫生中心)工作表示高度赞许。郑红指出,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医护人员和居家百姓都不同程度承受了很大心理和精神压力,作为心理抚慰师对医护人员和居家百姓的心理干预和疏导不容忽视。刘春对省红十字会的关爱表示感谢,并表示一定不负重托,共同打赢这场战“疫”。

 


   ▲心理咨询师 宋洁:和往年不同,今年的春节是在紧张的心理援助工作讨论中开始的,自大年初一,科室就在各个领导的带领之下,迅速成立了心理应急小组,就疫情之下急需开展的各项心理工作进行安排。大年初二我们就接到了领导的紧急安排,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精神卫生科,迅速成立心理援助热线小组,一个办公室,一台电脑,一部电话,开始了我们24小时轮转心理援助电话服务,为当下的普通民众、患者及医务人员,尽己所能提供最直接的,专业的,有温度,有力量的心理支持与疫情咨询服务。

 

 疫情的迅速发展,不仅带给人们极大的生存危机感,由此也产生了很多的心理应激反应。“我这两天嗓子不舒服,感觉发痒,还有些咳嗽,是不是染了病毒?”“我最近感觉浑身不舒服,疲劳总想睡觉,是不是和病毒有关系?”“好几天了我都感觉心慌,喘不上气,是不是得病了?我好害怕。”电话里,诸如此类的担心和害怕,并不在少数。一方面,帮助大家扩宽对新冠肺炎的了解,缓解心理紧张感,随时观测自己的身体情况,如有明确症状,随时在线联系医生和发热门诊就医。另一方面,如何帮助大家调整心理状态,舒缓焦虑情绪,我想这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

 


   有一个求助热线,让我印象深刻。她近几天反复有咳嗽、头疼、胸闷、气短等一系列躯体反应,并反复的测量体温寻求确认,每天感到十分的担心和害怕,连电话里声音都能听出来一丝丝的颤抖,让人禁不住想伸过手去拍拍她、抱抱她,给她一些安慰。就这样我们在电话里,慢慢的从现在说到过去,又从痛苦说到坚持,一句一句的叙述,一句一句的回应,感觉周围很安静,只听得到电话里我们两个人的声音,几十分钟的对话里,我不仅听到了她对自己状态的担心,也听到了她对于如果生病对家人的自责和内疚,更听到了这么长时间来,她对于自己的焦虑,不断积极调整的自我力量,刹那间那个电话里细细柔柔的声音,更多了几分坚持和笃定的力量。快结束的的时候,她跟我说:“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其实,我也想说,谢谢你,愿意信任我,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选择打来电话,让我有机会倾听你每一个细腻的感受和那些虽然艰难但依然不放弃的故事。

 如果你需要,24小时我们随时在电话这边,守护你,难关面前,你并不孤单,你还有我们,我们还有国家!

 


    ▲心理咨询师 刘瑶 作为一名心理治疗师,我每天都在体会感受各种情绪、创伤、历程,这场疫情,让我深刻的感受到了很多大众内心动荡不安的情绪。


   印象中很深的是是一位50来岁的外地人员,身患抑郁症的他每月都会定期来医院开药复诊,因为疫情的突然爆发,社区封闭、交通管制,打乱一切原本的复诊计划和生活节奏,电话线那头的声音里,充斥着极度的无助与恐慌。我给他提供了一些信息:新冠肺炎的防护知识和注意事项;我跟他分享了特殊时期,很多医院科室大夫开通了免费线上问诊,通过健康山西手机应用“在家问医生”的版块,可以获取这部分资源。我感受到,在获取了这部分的知识和信息后,他原本急促不安的气息被稍稍抚平。


   与他交流的20分钟,我一直在倾听,关注、跟随他的声音,感受情绪的变化,这一根电话线的连接,似乎打开了他倾诉的大门,娓娓道来的话语,像是在倾泻着这么多天内心积蓄的烦闷……结束之时,师傅在电话线那头说:“感谢你们的辛苦付出,特殊时期,你也要做好个人防护啊,注意保护自己。” 遂罢,连线结束了。我内心却荡起了阵阵温热的涟漪。 

 

▲心理咨询师 张莉: 初四是我值的第一个24小时班,虽然电话号码前一天刚公布出去,上午一上班几乎不间断的接了20多个电话,电话里充满了恐慌,焦虑,不安,尖叫,愤怒,呐喊。其中有一位武汉大学生让我印象深刻,她是0点20分打来的电话,开口第一句话就说:终于打通了!我从早上8点打到现在,你是第一个接我电话的人,说完她哭了。感觉我是她的亲人或是一根救命稻草。我和她聊了很长时间,虽然很晚了,只要她的坚持,我不忍放下这个电话,用温柔的语言一点点去平复她的情绪..

 

 

 


相关资讯